早上九點的飛機,睡過頭的兩人。

要求三百塊的私家車司機說:


闖紅燈要錢,超速罰單也要錢。


無奈兩人上了車,



 

一路上,


司機沒關闖過任何一個紅燈,


我相信他也沒照到任何一張超速罰單。



 

到了北京機場,很早就收攤的澳門航空,


看著前面空蕩蕩的座位,我們被劃到最後一排,


好心的空少請我們坐前面,內心咒罵劃位的人,


吃著難吃的澳門泡麵飛向了下一個目的地。





.

全站熱搜

roselepha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