喵,

在短短的大學四年我就和她當了三年的室友,

可以說是我人生中遇到最奇怪的人。

 

想當年我們剛認識時,她偶爾會勸戒我不要出口就是屎尿糞之類的。

喵莫名的矜持,讓她無法隨心所欲的說出大便兩字,

她也為此得意,自以為是個優雅的人。

殊不知她早就因為腿開開的關係,在大家眼中已經沒有形象了。

 

有一天,喵不知道在哪裡看到,

髒話說一半就不是髒話了,

對她這個不說髒話的人真是一大福音,

身為她好朋友的我,義不容辭的要替她承擔另一半的髒話。

 

於是,

我說:「靠」

卻等不到她說:「腰」

「哈……」回答我的是一連串的笑聲

我再說:「靠」

喵繼續笑個不停。

 

後來,兩個人一台車,在台中的某條馬路上,

一個人一直說「靠」,一個人笑個不停。

我深深的覺得我被騙了。

我果然還是太單純了,被陷害造了很多口業。

唉~~~







東西可以亂吃,朋友千萬不要亂交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roselepha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