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昏時,小白手裡拿著草枝在空中揮舞準拜把在吃草羊趕回家。突然,小白看到有一隻羊脫離了隊伍,正以極快的速度朝反方向奔去,小白立刻急急忙忙的追了過去,對小白來說每一隻羊都比他的生命值錢,因為家裡就靠這些羊吃飯,雖然小白以跑百米的速度向前追,但兩條腿的生物哪比得上四條腿的,最重要的是小白白白細細的腿只剩裝飾功能而已,他只能無助的看著羊越跑越遠。

小白看著再夕陽下的小羊變成一個黑點,悲從中來的他默默的留下一滴淚,一想到回家又要被哥哥罵笨,心又往下沉了一點。小白的哥哥是在他們村莊裡少數在城市讀書的人,非常受到村民的愛戴,從小小白就非常忌妒自己的哥哥,但愛面子的他總是裝作不在意,其實他常常幻想自己有一天要把他哥哥踩在腳底下。

於是,小白下了一個足以改變他一生的決定──他要去台北,從前他就常常聽說台北多繁榮、台北人的錢有多好賺,小白認為只要他能去台北就一定能賺大錢,他幻想自己穿著台北買來的衣服,口袋全是一疊又一疊的新台幣,他嘴角就忍不住上揚了起來,一旁沒跑的羊看到主人很白金的笑,就非常後悔自己剛才沒跟著逃跑,小羊很無奈的嘆了口氣。

但身為一個生活在大陸鄉下的土包子,小白哪有啥本事堂堂正正脫離這個窮鄉僻壤。

於是,他就偷渡了。

小白在茫茫的大海裡游著,剛剛因為在漁船調戲大陸妹,被船夫推下海,因此造成現在這種情況。他不停的擺動自己的雙手往漁船離去的方向游,四肢被冰冷的海水刺激變的僵硬,他越游越像小兒麻痺,小白在心中忍不住罵了聲「靠杯!」也非常後悔自己太衝動,看到雌性生物就想調戲,他又嘆了一口氣。

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小白終於到了岸。踏上台灣土地的那一刻,小白仰天長嘯的足足有三分鐘之久。

初到台北的小白對每一件東西都感到驚訝萬分,尤其是對車子這個不明物體尤感好奇,在他的家鄉大部分的人都只有牛車,而整個村子只有一戶人家有一台破舊的偉士牌機車。在馬路旁邊看著一輛輛汽車從他身旁呼嘯而過,小白真的認為自己來台北來對了。

雖然小白對自己信心滿滿,但別忘了現實是殘酷的,他濃濃的鄉音、退流行的裝扮和掩蓋不住的土味,不停的被人發現它是大陸來的,周圍的人不停的奚落他讓他又想到在城市讀書的哥哥。再台北混不下去的他又下了一個決定──他要從新出發。

小白選了台灣第三大都市──台中,當他新生活的起點。其實在到台中的前一個月,小白為了怕又落到跟在台北一樣的下場,早就做了萬全的準備。每天讀報紙矯正自己的發音、沒事站在路旁觀察路人的穿著,最重要的是,他跑到了圖書館借了本汽車圖鑑,仔仔細細的研究每一輛車,他努力的把每一輛車記到自己的腦袋裡,看到許多在平時看不到的車種, 他又開始像個鄉巴佬般的大驚小怪,不停的驚呼這是啥東西。

在台中生活的小白一直聲稱自己是台北人,因為在台北呆過一段時間和之前特訓的關係,他都沒被其他人發現自己是大陸來的。

到了第四年,正當他以為可以高枕無憂時,從台灣北部來了兩個高手,每當他在跟那兩個高手在MSN上對談時,常常對嗆的說不出會來,愛面子的小白為了讓那兩個高手以為自己很厲害,每當自己答不出話來時,他就會叫兩個高手去讀書或是以「哈哈」兩字試圖敷衍過去。 但高手這個稱號可不是白叫的,高手很快就發現事有蹊蹺,在加上有時小白在對話中會加上幾個大陸用語,高手立刻發現小白不是台北人。

在兩個高手不停的夾攻下大陸人,雖然已經是死不承認社的指導老師,可是高手實在太強了,他只好承認自己是冒牌貨。

兩個高手在發現小白是大陸人後,一直想把他趕回大陸,但小白天生皮就比一般人厚,他死都不回去,依舊在其他不知事實真相的人面前毫不心虛的假裝自己是台北人,然後暗自的感謝那隻落跑的羊。

 


今非昔比、人事全非

 

全站熱搜

roselepha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